刘震云:我不是成心“事实魔幻”-千龙网·中国

发布时间:2018-04-18 13:39

跟着《一地鸡毛》《官人》《手机》《温故一九四二》《一句顶一万句》《我不是潘金莲》等作品先后被翻译成法文并出版,刘震云在法文世界发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近日,刘震云被法国文明部授予“法兰西共跟国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您的作品在中国读者中获得宏大胜利,并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广受国际读者的欢送。你首创了‘事实魔幻主义’,一些国外评论家以为您是‘中国最巨大的风趣巨匠’。”这是授勋典礼当晚,法国方面给予刘震云的颁奖词。说到“现实魔幻主义”的标签,刘震云称并非本人成心“现实魔幻”,这源于他的作品中的主人公就生活在实在和魔幻的世界里。

●座右铭:七分筹备,三分做。

●最重要的缺陷:笨。

●最喜爱的音乐家:贝多芬。

■链接

●生机生活的地方:愿望空气清爽,每天能跑步。

谈个人作品 吃瓜儿女们坐在了滑稽的身边

●最喜爱的美德:远见。

对“现实魔幻主义”匆匆变成自己的标签,刘震云认为是因为他作品的主人公就是生活在这么真实和魔幻的世界里,当这些人的心事无处诉说的时候,他作为一个倾听者坐到了他们身边。当他把他们的肺腑之言通过文字告知中国读者和其余很多民族读者的时候,更多的倾听者也坐到了这些在生活中可有可无的人的身边。“前两天我去北大,有多少十个博士生在研讨《一句顶一万句》,他提出了两个话题,一个就是把中国确当代文学当古典文学来研究,另外就是把文学作品当文学实践来研究,我感到这两个角度十分有设想力。什么叫魔幻?这也是魔幻。”刘震云称现实跟魔幻这种关联实在天天都能够看到,只是现实并不能成为文学,现实中的细节仅仅是文学的一个参照,“真正考量一个作者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他得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故事怎么讲?比讲故事更主要的是故事结构上边的人物构造到底是什么;比人物结构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物结构反应了作者对这个世界的思想认识、哲学认识和数学认识;比这层更重要的是作品中的人物都有什么样的思惟认识、哲学认识、数学意识,以及他们之间能起到什么样的化学反响。像居里夫人这些人在试验室里,物资之间产生了别人没想到的化学反映,就特别魔幻,有时候越是魔幻的货色越是特别的真实。”

对于“幽默大师”的标签,刘震云则直接“拒认”,他称自己是中国人里最不幽默的人,只是生活太幽默了,吃瓜儿女太幽默了,他们也坐在幽默的身边。刘震云称“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这个声誉真的不应该属于他,而应该属于作品里的人物,属于不同民族的读者,因为倾听也是一种力气。

●最能容纳的毛病:说真话。把实情告诉你。  

●喜欢的事:跑步。

●最观赏的男性长处:远见。

●最最厌恶什么:说话不算话。

普鲁斯特问卷由一系列问题组成,问题包含被发问者的生涯、思维、价值观及人生教训等。因著述《追忆逝水年华》而驰名的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并不是这份问卷的发现者,但这份问卷由于他特殊的谜底而闻名,并在当年时兴的巴黎人沙龙中颇为风行。在当天的授勋典礼现场,刘震云给出了他的普鲁斯特问卷答案。

●最盼望领有的禀赋:神经末梢不停在成长。

●幸福之梦:每天跑步。凌晨跑两个小时。

●最爱好的诗人:李商隐。

普鲁斯特问卷

谈法国文学 普鲁斯特首次把时间极度拉长

“有时候我在街上走,会突然呈现一个生疏人,他说,刘老师我喜欢你的作品,接着就走了。我们之间不认识,但是我们又非常熟习,是通过我的作品认识的,比如小林、李雪莲、杨百顺、牛爱国,我们旁边有那么多独特的朋友。”刘震云称一个作家的地位是群体的标记,属于“别人怎么看你”的范围,对于一个作者来讲更重要的是“你作品里的人物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刘震云在解读法国文学时还特别提到了法国的“不变”特质,“这个民族对不变的认识,和不变下边藏着的这些思考和咱们不太一样。”刘震云以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为例,“文学作品会把时光紧缩,小说结构节奏活动的速度会难看,但是普鲁斯特第一次把世界的时间极度地拉长,拉长之后来讲一个人物跟世界的关系。有一种心理的变更,是在日常生活中微妙到你自己都感知不到的,但在小说中普鲁斯特把这些奥妙用放大镜一尺一尺、一寸一寸、一秒一秒、一毫秒一毫秒给展示出来了。我们吃早饭顶多吃一个钟头,略微啰嗦的人吃两个钟头。但普鲁斯特让一个早饭吃了5个钟头。这跟法国日常生活非常有关系,我去过法国好屡次,我认为法国最大的特色,永远是不变的。”

●最爱好的鸟:鹰,飞得高看得远,这是鹰和鸡的差别。

●最喜爱的画家:莫奈。

而谈到当代中国文学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影响力时,刘震云表示,中国古典文学作为一个常识体系来讲必定不比任何区域上的文学疆域要差,但现当代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学幅员上还属于一个弱小的语种。“汉语确实是现在世界上最多人说的语言,有14亿人在说,只是在文化和文学的版图上仍是比拟弱的声音。但从屈原开端,包括像司马迁,一直到李白、杜甫、李商隐、苏轼、李清照、曹雪芹、蒲松龄,再到鲁迅,始终到我,这些人对世界、对生活、对本民族、对外民族的感触,那种痛切和深切的程度,在世界上一点不逊色。我们伟大的作家像残暴的明星一样照亮我们民族的从前,当然他们也照亮了这个民族和文化的将来。”刘震云称最近几年中国最大的变化就是中国人可以走出去,”自己几十年之前到国外,很少能见到中国人,而当初不论到世界哪个角落,多少位本国友人拿着一台翻译机现场闭会后b,不出五步必有中国话的声音涌现,换季了,蚊虫来势汹汹!“人蚊对战”你筹备好了吗?_珠海消息_南,“这是比较好的,能走出去,同时国外也能走进来,这是一种融会。首先你会知道自己的语种确实是一个弱小的语种,这个不能夜郎自卑。但是在弱小语种里能不能产生特别强的作家?我觉着一定会。”

刘震云答

刘震云称但凡出版过中文的法国文学作品,他都读过,“法国文学有自己奇特的品德、气质,法国作家无论结构、角度、戏剧,确切有好多值得咀嚼的处所。”刘震云表现无比喜欢巴尔扎克、雨果、莫里哀、加缪、孟德斯鸠、伏尔泰等一众法国作家、哲学家,“可能他们对待世界角度异常不一样,然而有一点他们特别一样,就是他们的作品都有大批的思想、思考、考虑,这是他们文学的传统。比方像巴尔扎克的《世间笑剧》,他特别爱用哲学辩证的句子作为开头。感性的句子不应当是小说的开头,但法国却有这样一个传统。再好比莫里哀,老是把一类阶层用弱点用喜剧方法忽然放大,像小气鬼、伪正人无病呻吟,产生的效果会是悲剧性的后果。我一下就晓得莫里哀先生长短常懂文学和戏剧结构的。我说的结构,岂但是戏剧结构和人物结构,有时候会是思想结构。”

●最喜欢女性的优点:见识。

●友人中最欣赏的优点:谈话算话。

谈中国文学 现当代中国文学不能夜郎自大